一葉之秋

记录一下画技巅峰,以后退回去了拿出来看看_(:з」∠)_

言出必行老漢克與忠於命令康納醬(笑)

有cp,警探組,是雲玩家玩到那的腦洞,可能有設定不符
(時間是康納追卡菈被車撞死那條線的復活後)
沒關係的話↓



漢克盯着他的眼睛對他說:「Fuck u.」
然後拿上他的老樣子套餐轉身走向桌子,路過他身邊時似乎沒忍住,又咬牙切齒重復了一遍「FUCK you」

———不知道自己在分什麼的分割線————

任務結束,康納敲了敲漢克的房門,過了好一會,漢克才來開門,身上裹著浴袍,似乎剛洗完澡的樣子。
「你他媽來這裡做什麼?」
康納歪歪頭,「執行命令,漢克。」
「什麼?」漢克沒理解他的意思,兩個人杵在門口對視。
「我可以進來嗎?」康納禮貌地詢問。
漢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還是欠了欠身,示意他進來。
康納徑直走向床邊,規矩的坐下並開始脫衣服。
「嘿,你他媽幹什麼!」
漢克關好門回頭的時候,康納全身幾乎只剩鞋襪了。
康納很認真的說,
「Fuck me.」
太陽穴的圓環閃著歡快的藍黃光。
漢克的臉頓時像那個被捅了二十八刀的人一樣難看。
「那麼,副隊長,來吧,」康納微微起身,在漢克耳邊一字一句的重復。
「FUCK me.」

「你……」漢克似乎在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你他媽又不是性愛仿生人,你哪來的這種功能?」
康納鄭重其事的解釋關於自己功能的問題,「副隊長,我是原型機,具備人類的所有的功能。」
說完這話時,康納已經連鞋也不剩了。
漢克略微崩潰的捂著臉,臉上有一點可疑地紅暈。
「聽著,你這該死的仿生人,我說那話的意思……」
漢克煩躁的撓撓頭,似乎在想怎麼解釋,
「並不是你該死的塑膠大腦里的那個意思,那只是句……玩笑話。」
康納的圓環閃著黃色,反駁道「不,副隊長,你說那话的時候並沒有檢測到說謊的特徵,所以,你應當是很認真的在下命令。」
漢克惱怒地瞪了他一眼,「你這狗……」小聲的罵了句什麼,然後對他說了一長句話。
「聽著仿生人,康納,我不管你那鬼程序是怎麼想的,現在,撤銷這個命令,回你該去的地方,別再他媽來煩我,懂嗎?」
康納對他無辜的眨眨眼,圓環回復了藍色,「遵命,副隊長。」
「別忘了你該死的衣服。」漢克提醒著,半推著把迅速穿好衣服的康納推出房間,並狠狠的摔上了房門。





【漢克 ^ 】
(什麼鬼啦哈哈哈)
(因为中文版是繁体,所以文章我也用了繁体,为了有更好的代入感)

Bilibili高中的同(u)学(p)们


【优散优的场合】
“优瓦夏,你来写这道题前两问!”物理老师忍无可忍,因为在她申明了这节课很重要之后,优瓦夏同学依然选择了趴桌睡觉。
优瓦夏没有醒,同桌拍了拍他。
“……”优瓦夏从臂弯间抬起头,脸上的不满要溢出来,睡觉被打扰是这辈子最气人的事没有之一。(即使刚刚他在假寐)
在走上讲台路过散人身边时,优瓦夏感到手里被塞了张纸条,
“喂优瓦夏,我写了思路,你应该看得懂。”
散人用气音小声说着。
优瓦夏没有拿纸条,只是轻轻握了握散人的手。散人略显焦急的看着优瓦夏走到台上,他这种自尊超强的人,万一下不来台就糟了。
……然后优瓦夏在所有人注视下略微思索着,拿起粉笔唰唰写完了全部三问。
从台上下来的时候,优瓦夏向散人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别把我想的这么弱。”
优瓦夏路过他的身边,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所以优瓦夏你果然是逼王吧喂!)

Bilibili高中的同(u)学(p)们


【优散优的场合】
“喂优瓦夏,我们在一起吧?”
趴在优瓦夏同桌位置上的散人突然带着调笑的语气开口,但不想优瓦夏一反无视的常态,认真的看着散人,直到散人整个脸红成一只老番茄。
“在一起,那是什么?”
闷骚王优瓦夏千年一遇的接了他的话。
散人一愣,呆滞的解释道,“额,就,就是我们能,啊能,能成为,关系最好的那种,朋友。”
“当然可以。”优瓦夏轻笑,“毕竟如果按你这种说法,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散人:!!!⁄(⁄ ⁄ ⁄—⁄ ⁄ ⁄)⁄
所以说散人同学果然太年轻(gun)

Bilibili高中的同(u)学(p)们

想开的一系列坑,设定还不完全,目前是围绕着逍遥散人同学这一圈开展的。
有cp向,避雷自取(=´∀`)人(´∀`=)

生物考试激情摸鱼(然后考炸了XD

一写作业就疯狂【夏姬八·画】
迷之play

战地中的小插曲

【e散】绝地求生大逃杀AU
散•乱捡破烂•医疗兵•人捧着一把破吉他风风火火冲进废墟中,
“喂,不要乱捡奇怪的东西回来,”
“这不是吉他嘛,我想着你会弹,就顺手带回来咯,”说着开心的将吉他递了上去。
笑的极灿烂的医疗兵,手上未曾沾染过鲜血的医疗兵,就那样带来了世界里唯一一缕光。
“老e来,弹一首!”
“弹什么啊?”
“随便,”散人说,随即又补了一句“你弹什么我都喜欢。”
“弹弹弹!”见到老e没有拒绝,散人左手支下巴摆好了姿势,另一只手习惯性的搭在急救箱上,开始催促。
“只会弹小星星”这把断弦吉他也只够勉强弹一首小星星了。
老e轻叹一声,轻轻拨弄琴弦。
“一闪一闪亮晶晶!”散人迫不及待清唱了一句。
……do do so so la la so……吉他特有的温暖音色带给阴冷的教堂废墟难得的安宁。
破碎的琉璃窗透进来一束夕阳的光辉,打在老e和散人身上,散人呆了,老e也怔了一下
最后一个do带着颤音落下,
两人都没有说话,散人用傻笑打破了沉默。
“哇,太强了”来自捧场王的夸奖
“这个很简单的啊…”
“好听!”
“到时候我教你啊,这个超简单…”如果还有以后。
又被散人开心的声音打断,
“这首歌就是给咱俩写的!”
老e愣了一下,跟不上散人的脑回路“嘎?”
“e散e散亮晶晶,你是e我是散”散人似乎被自己的想法惊艳了,眼眸在夕阳中闪着光。
“很强”老e试图掩盖自己的轻笑。
随后又是沉默,两人似乎都若有所思。
“散亮滴眼液!”突然跳脱的散人来了一句,老e一阵无语。
“Shining!”散人喊出了羞耻的动画片台词。
老e扶额,该死的,虽然很可爱,但是气氛全都没了啊。
“门口怎么多了两个人?”老e开始无奈地转移话题。
“哦哦哦哦,是战友,我去救他们!”散人跳下碎石堆,兴冲冲(?)的跑过去
老e偏着头看着散人远去的身影,好死不死的被夕阳笼罩,就像,天使一样。



【话都是散老师和老e说的,有少量添加修改】(/ω\)
【能看懂UAG的都是大佬】

【楚白】瞎写,b站的小脑洞

一袭白衣,一把折扇,一张玉面,端的是一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盗帅楚留香是也,见他折扇一晃,宛若孔雀开屏,搭上了前面黑发黑衣可人的肩,“这位美人,不知在下能否与你共饮一杯?”
前面那人回头,确是俊俏的少年郎,香帅见着面熟,却认不出,一时愣住,看得那少年微微一笑,称得上倾城之色,接着又听少年开口

“哎妈呀楚儿你说啥呢,喝酒喝呗害问我干啥。”

睡梦中的楚香帅生生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英帝国纪事】上古时期稿 偏all龙ooc慎入

当天 午夜十二点半
阿拉克雷号 甲板

失眠的龙之介独自站在甲板上,手扶着护栏望向海面。被月色笼罩的一切都显出一种静谧的感觉。
午夜的轮船不复白日的热闹,虽然他从没有亲眼看到过,但从亚双义每天兴致勃勃地讲述来看,船上的一切都是有趣而新奇的。
亚双义......
成步堂无意识地握紧了扶栏。
夜已深,所有人都在熟睡中,只有船尾划破水面的在回荡。
成步堂微微闭目,感受着午夜微微发冷的海风,不禁有些颤抖。他根本无法入睡,因为只要闭上眼睛,那一抹红色便在眼前浮现,那个一直干净爽朗笑着的少年,如今都不复存在了。
他到现在还是不敢接受这个现实,这一切都太突然了。明明、明明昨天他还那么笑着看着自己,讲述着他的狩魔。
......
这把刀吗,我从小便一直佩戴,开始同学都很不解,不过到了后来,就算我不来,只在座位上放着狩魔,恐怕也无人觉得奇怪。
......
龙之介的手抚上腰间佩戴的太刀,修长的刀柄和刀身,仿佛还带着亚双义的体温。
......
太刀是日本男儿的灵魂!
......
自亚双义死后,龙之介一刻不休探寻真相,迫使自己进行高强度推理,以麻痹自己的神经。而现在,真相已然大白,而太多巧合造成的悲剧却无法挽回,那个少年也再不会回来。
海风吹拂,让他尝到几分苦涩,龙之介突然感到很冷,而这种冷让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伤悲。
其实还是我,是我害死了亚双义。
龙之介忍不住想着。
如果不是我藏在衣柜里,亚双义也不会在那时看向衣柜,如果他不看衣柜,也不会被妮可误解,也就不会...亚双义的死都是因为我。
龙之介无力的松开扶手,向后退了几步,被绊倒在甲板上,转而用手紧紧抱住双膝,将自己缩成一团,想减轻那种刀割般的痛苦。
耳畔只有海浪拍打的声音和自己紊乱的呼吸声,眼前闪现着过往的一幕幕,成步堂的心却一刻也没有停止痛苦。

“Mr.成步堂!”突然响起的熟悉的声音将他一下拉回现实。
“啊!”龙之介被吓了一跳,慌忙捂住自己的嘴看向四周,两人声音如坠入海底,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始作俑者福尔摩斯正站在他身前,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么晚了,我以为所有人都陷入梦中了,Mr.成步堂,你出来做什么?”说着,福尔摩斯手撑着膝盖俯下身来。
“那个,我睡不着,就出来...”龙之介躲闪着福尔摩斯的目光。
“啊,是因为Mr.亚双义的事,所以你心情不好,我说的没错吧。”福尔摩斯露出了标志性的自信笑容。
被戳中心事,龙之介目光一黯,但还是轻轻点点头“...是的,我...”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
福尔摩斯没有做声,直直看向龙之介黑色的眼眸,龙之介移开视线,没有和他对视。
他想起亚双义曾对哭泣的自己说过,日本男儿绝不能轻易展现悲伤。回想起亚双义一本正经却又意外温柔的声音,龙之介心中一痛。
“你,”福尔摩斯突然开口,打破了平静,同时手抚上龙之介的眼角,将他的脸抬起与自己对视,“你哭了。”龙之介闻言,抬手抚摸自己的眼角,正如福尔摩斯所言,一片濡湿。
怔愣了一下,龙之介猛地甩开福尔摩斯的手,低下头狠命用袖子擦拭,不行,不可以这样,亚双义,亚双义说过的。可眼泪依然止不住的流淌出来,划过脸颊落到甲板上。一想起亚双义,哪怕只是这个名字,他就有种撕心裂肺的悲伤,根本控制不住的,想大哭出声的悲伤。
被甩开的福尔摩斯也愣了一下,下一秒马上抓住了龙之介蹂躏眼角的双手“你疯了吗成步堂,你想当瞎子吗!”破天荒地未加敬语。
脆弱的眼睛是禁不起袖子摩擦的,龙之介泪眼朦胧地向抓着他双手的福尔摩斯,眼角泛起粉红色,纯黑的大眼睛里满是要溢出来的悲伤和泪水,福尔摩斯看的呆了一下。
成步堂也发觉了刚才自己的失控,再次偏过头去,不想让福尔摩斯看见自己哭泣的自己。
“福尔摩斯先生,抱歉,我,我失态了, 我先回去了。”龙之介轻轻挣开了福尔摩斯双手的束缚,挣扎起身,因为坐了很久,成步堂踉跄了一下。但他没有丝毫停留,转身想要逃离这里,却猛地被福尔摩斯从背后抱住。
在一米八几的福尔摩斯面前,成步堂显得很娇小,“Mr.成步堂,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对我倾诉呢,是不信任我吗?”福尔摩斯低头在成步堂耳边说。
龙之介挣扎了几下,却被福尔摩斯更用力地锁在怀里,只得停止了挣扎“不是的,福尔摩斯先生,我,我只是..”
“只是不想让我看见你的悲伤是吗?”福尔摩斯叹了口气,温热的气息打在他耳边,“成步堂君,没有人告诉过你,伤心的时候哭出来会好一些吗。”
成步堂君,这个熟悉的称谓,瞬间勾起了他无数的回忆,这是曾经亚双义专属的称呼,那时的他们还肩并肩走在勇盟大学里,兴奋的吃着牛锅讨论着所谓的国家大事,而今...
福尔摩斯说完这句话,感到怀里的人蓦地僵住了,开始微微颤栗和抽泣,到后来,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伴随着阵阵压抑的呜咽。
龙之介忍不住用手捂住眼睛,泪水从指缝中滑落,啪嗒啪嗒打在木质甲板上。
“亚双义...呜呜..亚双义,都是我...都是我的错..”福尔摩斯听见他夹杂在呜咽中的呢喃,“不是的,不是你的错,Mr.亚双义的死没有你关系,”他轻轻地说,接着他松开怀抱,用手扳住龙之介的肩膀,将他转过来面对自己,龙之介依然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福尔摩斯轻轻抬起他的下巴,俯到他耳边说“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我在。”声音异常的温柔,带着一点不容置疑的意味。
最后的一点忍耐瞬间破碎了,随之而来的便是自得知亚双义死去的消息时,一直压抑到现在的崩溃。
龙之介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显露在众人面前的脆弱,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

【TBC】是的戛然而止,后面有待修改(´;ω;`)看自己写的太羞耻了